喻在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无错小说网wucuoxs.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翟文正胡思乱想着,张越忽然“嘶”了一声,伸手抻住了腰。

“阿妈,你怎么了?”翟文一惊,立刻扶住张越。

“嗐,没事,就是前两天,”张越努力扭着屁股,活动着腰身,“不是帮你舅父搬家吗?搬搬抬抬的,扭着腰了。”

是了,翟文想起来了——

舅父搬了好几次家,每搬一次,房子都比之前更大、更好。

每一次搬家,都是张越来帮忙收拾,打包。搬完了,还得把所有的东西分门别类,重新整理好。之后再来个大扫除,把新家给张茂他们打扫得干干净净。

张茂一家三口就像是被服侍的老爷跟太太,半点不用自己劳神。

方照清则负责在一旁指挥,让张越干这个,做那个。

至于张逐安,他只负责在张越做完事情后挑刺。

“他搬家,他怎么不自己搬?非得让你给他干活。他换的房子再好,也没你的份!你上赶着管他做什么?!”翟文心疼到了极点,反而是又气又急。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这孩子。那好歹是我细佬,他现在手里的科研项目,正到了紧要关头,能别让他分心,就别让他分心吧。”

看看,这是多好的姐姐,时时事事都为弟弟着想。

然而翟文一时间只觉得眼前有一把火,烧得她毛焦火辣。

她努力地给张越讲了六年!

六年的洗脑,为什么她还会变成扶弟魔?!

翟文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阿妈,你为他做得再多,他也不会感谢你的。他只会觉得你做的这些事情,根本不值几个钱。

他现在叫你一声阿姐,你信不信,等有一天,他功成名就了,阿公阿婆也不在了,到时候你们这血浓于水的至亲骨肉,比陌生人也强不了哪里去。”

翟文的目光中闪出一丝讽意,“他一个德高望重的教授,是不会看得起一个下岗女工的。”

她痛快地把这番话甩了出来,立刻又后悔了,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有气为什么不找那三个既得利益者发,反而要拿这些话来伤害,最无辜的阿妈?

然而张越怎么可能跟翟文计较这些呢?

她闻言,只是有些遗憾地笑了笑,“我哪能想不到,我也不想高攀他。只是我现在就剩下这么一个细佬了。要是你细姨能找回来……哎……”

就这么一提,翟文瞬间明白了,阿妈这一次,并不是扶弟魔附身。

三十年过去,她依旧万分地挂念那个不知所踪的细妹,依旧在自责自己没有照顾好细妹,她想要弥补细妹,却再也没有机会,于是她只能把对细妹的感情,投射到了细佬身上!

翟文鼻头一酸,声音软了下来,“阿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细姨还在,她看到你这么处处为舅父着想,她会怎么说?”

“她呀——”张越果然思考起来,“她八成会说,阿姐,咱们凭什么管他,他什么时候会为咱们着想了?”

这么一说,又勾起了张越的思念,她眼眶有些泛红,“阿文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是在山里遇到了意外还是怎么了。那会儿她才十岁呀。那么小一个孩子,在山里也不知道有没有遇到野兽豺狼。”

“不是的,她没事,阿妈,其实……”看张越这么伤心,翟文忍不住想要把一切都脱口而出,然而一开口,身后就有人叫她。

“文文姐姐!我想玩儿摩天轮,你陪我去呗。”

翟文转头一看,是张攸宁吃完了冰淇淋,走了过来。

“咱们先等等阿婆吧,她上厕所去了。”翟文根本就没心情去玩儿。

“不管她嘛,咱们先去玩儿嘛!阿嫲又不会玩儿摩天轮。”张攸宁拉着翟文的胳膊,来回撺掇她。

张越也劝翟文,“文文,你陪宁宁去吧。阿婆这里有我照顾,没事的。”

翟文虽然还想再跟方照清聊聊过去的事情,可今天这个场合,不适合深入聊什么,她也只好姑且先跟张攸宁一起去坐摩天轮。

*

张攸宁是张茂的独生女儿——

至少在张茂乱搞男女关系,在外面搞出私生子前,的确是张家这一代唯一的孩子。

张攸宁比翟文小三岁,今年也上初中了,不过这孩子跟张茂小时候,没有半点一样的地方。

她成绩差得一塌糊涂,这就不说了,还半点不肯努力学习。

不过人家家庭条件好,也的确是有任性的资本。

这不,张茂两口子为了女儿,早早就做好了打算,中学就把她塞进了国际学校,不管她成绩怎么样,将来都是能直接出国留学的。

她跟翟文之间的差距,不是从她们的成绩拉开的,大概,是从张越和张茂出生以后,就拉开了吧。

翟文记得,自己高中那会儿,其实也差一点就能去留学——

他们学校有个交流计划,被选中的学生就能代表学校,去漂亮国交流学习一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