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无错小说网】地址:wucuoxs.org

第二日沈映去镇上卖完仙草冻,回去时又去了一趟谭里正家。

她和朱月娘约好今天来她家拿鸡蛋。

朱月娘开了门,却没有直接把鸡蛋拿给她,反而让她先进门。

沈映一看她那个神色,就知道朱月娘八成又有新的八卦要和她分享了。

果然,门一关,朱月娘就朝她挤眉弄眼,“你听说了么?昨儿沈婆子和沈大媳妇不知道因为啥干起仗来了,听说沈婆子光着脚举着鞋追着沈大媳妇打,追了半个村子呢!”

这个说法属实有些夸大其词了。

毕竟谁被狗追的时候还有那闲工夫停下来穿鞋啊?

至于追了半个村子——那纯粹是婆媳俩回家的必经之路。

不过三人成虎,或许最开始遇见沈家婆媳的人不是这个说法,但是传来传去,总之等到朱月娘给沈映叭叭的时候,就已经传成婆媳不和当街斗殴的版本了。

沈映咋舌,“何至于此!”

她原本没当回事,但临出门的时候不知怎的心头一动,又停住脚问朱月娘,“月娘姐姐,你是自己瞧见的还是听说的?”

朱月娘一愣,“我倒是没瞧见,就是昨天吃完暮食,桂花嫂子约我去村头柳树底下打络子,几个婶子坐在一起闲话说起罢了。”

桂花嫂子和她都是大塘村里嫁过来的,两个人打小就认识,所以关系最为要好。

她看沈映脸色似乎不太对,忙问道,“怎么?这事儿跟你有关系?”

沈映摇头,“我都分出去了,还管他们做什么?大概是我想多了吧。”

告别了朱月娘,沈映步履匆匆地往家走。

来钱依旧蹲在那条小路上等她,看见她过来,一个箭步就窜了过来。

昨晚喂了它一碗骨头汤泡饭,来钱吃得整个狗都差点栽进碗里,今天就再也不复之前不让靠近的矜持模样。

围着沈映不停地哈气转圈,耳朵向后飞起,一条粗尾巴轮得都快冒火星子了。

沈映赶紧把手里拎着的一打鸡蛋举起来,这要是被抽着一下,来钱的身价怕是就从零文上升到十二文咯。

进了家门顾不上别的,就先让小燕儿生火。

今日她运气好,码头有鱼贩子网上来一条十数斤重的大草鱼,鱼身子被一家富户买回家做鲙食,还剩个大鱼头没人买。

最后被她捡了这个漏,三四斤重的大鱼头,却只花了十文钱。

她又去买了三文钱的豆腐,正好可以做个砂锅焗鱼头。

鱼头已经提前让鱼贩子给她斩成大块,沈映让小燕儿打水洗去鱼块上的污血,来钱蹲在一旁虎视眈眈。

沈映赶它,“这东西腥得很,吃了嘴巴得臭死,你去后头待着,晚上还给你吃骨头汤。”

因着昨天炼了猪油,沈映怕有耗子从那堵稻草墙里钻进来祸害东西,索性把来钱的窝挪去了屋后面。

家里没有猫,来钱抓耗子就不算多管闲事。

猪油已经凝结成雪白的膏体,她昨天特意买的猪背脂。

背脂出油率不如猪板油,一斤肉才炼出来不到六两猪油,装在坛子里只有大半坛,油渣却有小半碗。

沈映和陈氏吃了几块,剩下的就让沈明舟和小燕儿兄妹俩当零嘴,一两果糖也归他们。

小燕儿欢喜得不得了,晚上也不要陈氏带着睡,非要搂着沈映睡。

害得她早上起来胳膊都压麻了。

沈映挖出一勺猪油,雪白的猪油滑进热陶锅,立马发出呲啦啦的声响,一股动物油脂特有的浓香瞬间弥漫开来。

她用锅铲把慢慢融化的猪油滑开,先把野葱和蒜头丢进去爆香。

自从她开始做饭,家里的葱蒜用量呈直线上升,沈映寻思回头可以去山上挖几颗回来种在院子里,这样随用随取,就更方便。

家里还有点黄豆酱,是沈婆子去年晒得,沈婆子口重,酱晒得也能齁死个人。

沈映便只用了一点点,借几分黄豆的酱香,又不至于太咸。

佐料炒香,先铺上一层豆腐,再倒入腌好的鱼块,鱼本身就会出水,所以不用再额外加水。

小燕儿过来问她:“姐姐,要淘米吗?”

沈映摇头,“今儿咱们换换口味,改吃汤饼。”

今天在北市她旁边正好挨着个卖汤饼的小贩,小贩馋她的翡翠冻,又不想花钱,最后问她能不能拿汤饼换。

沈映嫌弃汤饼不好带,便和他换了块面团回来。

她重新用草木灰洗干净手,算着时间差不多,就揭开锅盖开始揪面片。

大拇指和食指用力一揪再一搓,面疙瘩久变成薄薄的面片纷纷落入锅中。

小燕儿看着有趣,也想上手。

沈映便让她先去洗手,分给她一小块面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厨娘的发家日常》转载请注明来源:无错小说网wucuoxs.org,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