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神宫家的小鬼。”一见到竹之内唯,虎杖悠仁体内的两面宿傩就直接冒了头。

虎杖悠仁赶忙又把他迅速拍没,然后赶忙道歉:“抱歉啊竹之内前辈,这家伙老是这么突然冒出来。”

竹之内唯微微摇头:“没关系。”

在原先的世界她就是这么被两面宿傩觊觎的,她早就习惯了被对方当做美食点心动不动呲溜几下了。

五条悟在一旁敲了敲她的床头:“不要管那个家伙,唯酱,你还没回答老师我的问题呢。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一个本身就患有严重贫血的患者,还要割自己的手放血吗?”

面对五条悟的质问,竹之内唯总觉得有些心虚:“对不起,老师……”

虎杖悠仁被受肉,本身就是一切事件的开始。竹之内唯和五条悟本想避免的,却还是让事情发生了,这让竹之内唯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想着最好能尽快找到压制两面宿傩的方法。

这样一个紧迫感,让竹之内唯在研究的时候难免就有些将自己往极限上去压。

结果就导致了贫血症状严重,直接晕了过去,还是住在隔壁的禅院真希发现了不对劲,冲到隔壁把她送到了家入硝子那里。

禅院真希进屋的时候,竹之内唯手上的刀痕还在流血呢。

如果不是知道竹之内唯本身没有什么求死的念头,她差点都要以为对方是在放血自杀了。

而这些事情,理所当然地就被汇报给了五条悟,这也是五条悟现在有些愠恼的原因。

“唯酱,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看着竹之内唯床头上放着的那份以血绘制的封条,五条悟的语气难得透露着严肃认真。

“用自己的血制作封条……”竹之内唯垂着眼帘,低声回道。

五条悟抓起封条,说道:“我没记得我没有给过你任何有关献祭类的术法的书籍。”

没错,就是献祭。

就像当年神宫家的人献祭族人的体质来换取术式强度一般,竹之内唯在尝试以自身鲜血作为献祭,换取术式效果的加强,希望以此达到能将宿傩封印的结果。

而五条悟手上拿的那个半成品的封条,就是竹之内唯昏迷前在做的东西。

以他的眼力,不难看出这个封条其实已经基本成型了,只是还有些粗糙,而且因为制作人中途昏迷了过去,没能绘制完毕,因此效果上还打了些折扣。

然而即便如此这张封条也已经可以完美替代原先包裹着两面宿傩手指的那张封条了。

五条悟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不该感慨神宫家血脉在增强与压制之上的天赋。

但一想到这玩意儿是完全用的献祭自己学生的方法做出来的,他就高兴不太起来。

他现在想知道,竹之内唯是从哪里学到这个的?又是那些以前控制她的烂橘子教的吗?

这么想着,五条悟越发想把上面那些烂橘子给扬了。

实际上这个想法在那天因为虎杖悠仁的事情而和总监部的人对峙的时候,五条悟的这个念头就已经很强烈了,而他当时也确实是直接动手帮在场的几个老顽固去见了自家的祖先。

主要还是因为听了竹之内唯那天说的,她那个世界在【五条悟】被封印以后发生的事情。让五条悟觉得那些人真的是死了都半点不可惜。

以前还觉得烂橘子就算砍了一茬,新长出来的也还是一样的烂,改变不了什么现状。

现在想想,就算改变不了什么现状,一个“暴君”也总会让他们收敛一些,搞事情的时候考虑清楚自己的脑袋承不承受得住来自五条悟的怒火。

然而五条悟的怒意却是让竹之内唯愣住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