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无错小说网】地址:wucuoxs.org

二人并行回小春城,小春城因听闻了少阳城的事情,十分恐慌。城主命令小春城戒严,城内虽然家家户户烛火皆歇,不闻人声,但还是感觉到空气里弥漫着丝丝紧张,似乎这是个不会破晓的长夜。

二人夜行,悄然无声,回到了糕点铺。

易篆刚进院子,便哈欠连天,仿佛在少阳城什么都没有说过,只道:“我要睡了。”

“嗯。”萧辞冰见她不再提起任何事,也没有多说什么。

易篆回眸望他,萧辞冰便微笑。

易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贴近他身,状似亲密道:“大师兄,我这小毛驴今天跟我跑了一天,还未来得及喂它干粮,不如大师兄替我喂一下吧。”

她有要求,萧辞冰自然不会拒绝她。易篆其实很少托人做事,心里觉得自己这要求不算太合理,自己给自己找补,便又补充道:“毕竟今日除魔都是我干的,大师兄干这些不会埋怨吧?”

萧辞冰道:“不会。”

他说不会,易篆也没有想到底是客气还是真心,心里没什么负担地进屋睡了。

夜里入睡时候晚,其实天都快要明了。易篆不像萧辞冰少眠,她奉行一夜需睡足四个时辰,若是熬夜熬得狠了,白日还要多埋一会被窝。

萧辞冰一大早起床给院子里的鸭鹅弄了新的食槽,他不知道易篆这鸭鹅买回来,是准备立刻宰了吃,还是养着玩的,便只能先这么对付着。

至于糕点铺……他望着那些面粉竹篾,束手无策,想了想,还是没有替易篆开这个门。

易篆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他便一直等到日上三竿。

易篆的小店昨天中午就关了门,今天早上也没有开门。等易篆起床,已经是中午。易篆打着哈欠出了表妹的房门,正准备弄些东西吃,却见小厨房已经飘出一阵水汽,好像是谁正巧揭开了锅盖,锅里独特的水汽从小厨房内飘来,好像有饭的香气。

易篆愣了愣,一脚跨进小厨房,却见萧辞冰站在灶台边。他刚瞧见了她,便扔了一挂面进锅。

萧辞冰见易篆微微瞪大了眼睛,便解释道:“我不会和面,这面是我在面馆买的。”

易篆点点头。

易篆迷糊地看着萧辞冰那一截精致的手腕露出,手中拿着长筷子,轻巧一提,锅里面的面便被他夹进了碗里。碗里放着葱花酱油,面汤往面碗里一倾,绿叶如同绚烂的花在酱色的汤底上飘散开,米白色的面汤下,面条粗细匀亭,卧在碗底。

易篆觉得有点晕,也不知道是不习惯突然有人给她做饭,还是不习惯萧辞冰给她做饭,她觉得自己在做梦。

萧辞冰将面端到桌子上,喊她去吃。易篆闻言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了桌边,内心有些乱乱的。

萧辞冰继续道:“我不知道你的口味,若是不喜欢,可以跟我说。你喜欢什么,也跟我说,以后我学着给你做。”

——难道萧辞冰昨夜的话是认真的?

她一边埋头吃面,一边大脑里飞速转动,将昨夜发生的事情在大脑里迅速过一遍。

她又不是那种十七八岁的少女了,初恋、嫁娶、和离、丧前夫,这些她都经历过了,萧辞冰那个什么“以后有我护着你”在她听来无疑是非常无聊的。十几年前她还能激动激动,现在听了八成跟陆淮真的尸体一样心如止水。

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可能是真挚的也可能是风流浪荡子。而以易篆对萧辞冰人生阅历及人格品性的了解,萧辞冰大概带着一点真心和责任感使然。他那责任感大概也就是和守护天下苍生差不多。她也能估摸着摸着他的一点心理了,大概是他并不相信流言,自己要查清真相,而在真相未明前,她又是他师弟的前遗孀,到底有点情分在,便要好好照顾。

当然,这也是她的推测中可能性较大的一种。

易篆对此还是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就算萧辞冰正义感爆棚,他们熟吗?又不是真的什么故人相逢,抱头痛哭,感天动地的情分。过去也不过是陌生人。

难道还有她记不得、不知道的交集?

易篆不知道,也记不起来了。

她用了吃面的时间在想,最终毫无结果。这种感觉令她烦躁,最终她想,不知道就不知道呗,她不知道的事情还少吗?她当年要是知道她爹是卧底,她在自己一岁的时候就把她自己掐死,三岁刚学会拿剑的时候就把自己捅死。

啊不,易篆改正一下思维。

这事又不是她的错,她应该从小趁机把她爹捂死才是正经的,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综上所述,易篆觉得萧辞冰很奇怪,她想不通,便还觉得,萧辞冰这样对她肯定别有目的。至于有什么目的,啊……呃……她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易篆心里又开始没底,总觉得自己以后性命堪忧。

然而,昨夜水杉树下的那一抹影子出现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自己也得承认,自己跟萧辞冰在一起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卖卖惨。虽然也不一定需要萧辞冰的同情,但是,萧辞冰摆出来倾听的姿态,认真地认为她很惨的时候,她就好像小孩子吃到了难以吃到的芽糖,有一点上瘾。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白月光她入魔后》转载请注明来源:无错小说网wucuoxs.org,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