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令回程变得无比的凶险。

发生事故的当口,李玄都刚骑上马,打算轻装前行,好快些从塞外赶回京城。

马儿将将起步的时候,他便察觉到了雪山的颓倾之势,眼见着前方车马嘶鸣扬蹄,定襄郡主所乘的马车东倒西歪、门窗皆散落开,定襄郡主拽着车门危在旦夕。

他不是见死不救之人,见此情形纵马上前,将定襄郡主从车门处拽出来,谁料下一刻,山石便裹挟着雪块坍塌而下,救人的本能,使他一把推开了定襄郡主,自己则被大雪吞没。

再苏醒时已在回程的大马辇车之上,前有禁卫军黄罗伞开路,后有浩浩荡荡的龙武军压阵,一路向京城的方向急行而去。

李玄都只觉全身痛极,眼皮沉重,勉强靠自己的意志撑住了,再看向床榻之侧,阮春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皇太后娘娘身边的内侍邓祖谦,在他的身侧,太医院的医令范文鼎正在审方,眼神锐利。

看陛下醒了,邓祖谦忙跪下问礼,得到陛下眼神的探询之意后,依旧跪着恭敬作答。

“启禀陛下,圣人知道您追着南安郡主到了雁门关外,昨夜又受了伤,勃然大怒,派老奴连夜来接应您——”

李玄都知道母后素来不喜赞赞,闻言登时便焦急起来,缓了口气,说道:“朕来边地,同南安郡主有什么干系?母后竟如此臆断!”

邓祖谦见陛下生了怒意,唯唯诺诺不敢再坑声,范太医素有敦稳的名气,见状从地上抬起头,拱手劝慰。

“陛下龙体有多处淤伤,右小臂扭伤,心肺皆吸入不少寒气,此时还发着高热,怒气伤身,不利于恢复啊!”

李玄都并非不分青红皂白之人,此时也不愿迁怒邓祖谦,左右不见阮春,便平复了心情,问起他来。

邓祖谦虽听命皇太后娘娘,可哪里敢不回答陛下的话,越发把头低了下去。

“……阮中官被连夜带回,圣人欲治其罪。”

李玄都的脑子里便嗡嗡作响了。

如果阮春都被传召回去问罪的话,赞赞此时若身在京城,母后也决计不会放过她。

他知道此时唯有尽全力赶回去才是正途,稳下心来,诘问范文鼎。

“朕只觉身心俱疲,手脚能动弹,可浑身酸疼无比,此症状几时能缓解。”

“陛下被埋雪下,是定襄王府的少将军领着人用手把您刨出来的,伤势虽重,万幸不致过于损伤龙体。臣已为您服下元胡汤,手臂也已复位,静养月余便不会再有大碍。”

李玄都闻言,心境方有一些疏解,再命驾车人快马加鞭,昼夜不停往京城奔去。

这一头圣人大怒,那厢定襄王府里,姜芙圆靠在大迎枕上,歪着头昏昏欲睡。

定襄王妃苏盈月坐在女儿床前,视线从她纤细的手腕上移到消瘦的脸颊,最后才停在女儿努力睁开的眼睛上。

“……你别一直冲阿娘翻白眼。”苏盈月扯了女儿的衣袖抹眼泪,晃一晃她,“是阿娘考虑不周,叫我的乖儿受了这么大罪——”

姜芙圆困的头点地,迷迷糊糊地应她:“说了多少遍了,我没翻白眼,我是太困了!您也别总拿我袖子擦眼泪,我马上睡了又不打算再换衣裳……”

她决定给自家娘亲一个了断,努力把眼皮撑开,正坐了起来,扶住了阿娘的肩膀,认真地看住了阿娘的眼睛。

“阿娘,我以后再也不出门了。至于肩膀上的疤,我是无能为力,您平日里又看不见,别总想着不就好了。至于二哥哥,您真的要把他绑在校场的武器架上,拿鞭子好好抽一顿——”

苏盈月听着、心疼着,摸摸女儿的小手,拍拍手背,看不够似的,“阿娘一定抽他——”

她说着,突然想到了姜持钧破裂的双手,继而思绪就转到了陛下的身上。

“阿圆,救你的那个人,他伤势怎么样……”

姜芙圆闻言,也不犯困了,将眉头蹙起来,眼睛的担忧与愧疚显而易见。

“……二哥哥把他从雪下拽出来,也许是被雪砸晕了,他手下的人天塌了一样,抢着抬着就上了车——阿娘,你说他会不会有事……”

苏盈月也跟着揪心起来。

可不就是天塌了?不当即派兵讨伐他们,都是圣主仁慈。

“阿娘,他救了我两次,可没有一次问我邀过功,我甚至连句谢字都没和他说——”姜芙圆越说越揪心,越说越难过,索性也不睡了,“阿娘,你说他若是因为我,落下了隐疾、残疾,那该怎么好?”

苏盈月踟蹰着,不知道要不要把封后的事情告诉女儿,转念一想,圣旨已下,再过月余就要举行典礼,到时候是无论如何瞒不住女儿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无错小说网【wucuoxs.org】第一时间更新《青鸾越重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